相关文章

如此"论文博士研究生"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u-sx.org/

  清华大学博士生王进文日前在微博中称: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与自己同为法学院在读博士生,但同班同学从未见过此人上课。这一微博引发热议。

  面对网民质疑,清华大学有关负责人回应,作了这番解释:徐景颜为学校的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,其以研究为主,课时安排跟全日制博士生课时安排是不一样的。论文博士生都是在职学习,他们在第一年做课程学习,之后专门做论文研究,不需要上课,且第一年上课均是在周末。因此,王进文与徐景颜并非同班同学,他也肯定见不到徐景颜。

  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这一奇特的称谓闻所未闻。稍作辩析,至少存有两点疑义:一、每个博士研究生在结业前都是需要递交论文的,那么,任何学科任何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是否都可以冠以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?二、读博士研究生(包括在职),都有一定的课程安排,并以授课的形式予以质量保证。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仅在第一年有课程学习,且仅安排在周末一天,“之后专门做论文研究”了,如此这般,能确保教学质量么?——堂堂的高等学府,竟杜撰出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的名谓,堪称中国教育史上的一大奇闻!

  我虽然没有确凿的数据,但可以肯定:像徐景颜那样的高官在职读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绝非个案。时下,一些高等学府设置专业、安排课程,让一批在职官员读博士研究生,从“干部知识化”的角度视之,当是适逢其时,无可厚非。问题的症结在于:某些大学将它作为图名谋利的路径。让赫赫高官招揽“深造”,俨然成为“XX大学校友”,岂不扬名?高官读研,用的是公款,一批批招生,岂不财源滚滚?清华大学以“论文博士研究生”名义招揽“徐景颜”们,能完全撇清这一嫌疑么?

  现如今,官员读研趋之若鹜,这不难理解,因为官员的学历越高,他越容易获得升迁的机会。由此,读研广受官员青睐,我国的“博士帽”数量在短时间内超过了欧美,似成为中国又一“奇迹”。应当肯定,有相当一部分官员花精力、智力读研,增长了真才实学,成为了“知识型的领导干部”;同样应当肯定的是,有相当一部分官员读研,是旨在“混”文凭,将之作为晋升的“敲门砖”、“垫脚石”。今年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就有两例:原山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自称的学历是“管理学博士”,其实,他一不上课,二不到校,三不写论文,四不答辩,这一高学历是“买”来的;原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,从未涉足理工科领域,却突然于2007年7月变成了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专业的研究生,获博士学位,5个月后,又被聘为该学院的兼职教授。自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以来,落马的官员屡屡不断,这些被查处的官员简历中,拥有“博士帽”者颇为普遍,无怪乎,今年“两会”上有人大代表提出的“中组部把这些博士官员都招来考一下”的建议,附和赞同者甚夥。

  不学无术的贪官拥有“博士帽”,这无疑是官场的一种腐败现象;而官场一批又一批曝光“注水”博士,这难道不是教育界腐败的表征么?——到了该整肃的时候了。